春回大地啟新篇

發布時間:2023-02-03 09:32:47   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

清朝每年立春前,朝廷會發布由欽天監根據歷法嚴格繪制的《勾芒神牛圖》,這是光緒五年(1879)的一幅。陳彧之 攝

明代畫作《上元燈彩圖》展現的是元宵夜南京城的熱鬧景象,左圖中人們正圍觀鰲山巨燈,右圖中一盞懸掛的花燈十分顯眼。秦淮燈彩如今已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。(資料圖片)

本周末迎來立春、元宵。立春乃節氣之首,是一年農事的開始,是催人奮進的號角。元宵佳節,火樹銀花不夜天,寄托著中國人對美好生活的向往。在傳統節日中,我們總能感到一份溫暖的詩意。

東郊迎春

“一二三四五六七,萬木生芽是今日。遠天歸雁拂云飛,近水游魚迸冰出。”這是唐代詩人羅隱的《京中正月七日立春》。正月初一剛過,詩人就似乎迫不及待地數日子,到了正月初七立春這一天,詩人所見到的是草木發芽、南雁北飛、冰雪消融、魚兒歡游。

立春,是二十四節氣之首,它帶來春天確切的消息。古人細致入微地觀察不同時節天地萬物的變化,歸納總結出二十四節氣與七十二物候,每個節氣與三個物候對應,而一候的時間是五天。古人認為,立春之日東風解凍,又五日蟄蟲始振,又五日魚陟負冰。從東方吹來的和煦春風,喚醒了沉睡的大地,萬物復蘇,耕耘亦將開啟。

一年之計在于春,一生之計在于勤。立春作為四時之首,與農事關系十分密切,古人對立春極為重視,在立春前后有許多活動,發展出許多風俗,稍后會在文中提及。此處應指出的是立春與今天的春節的關系,正如民俗學家蕭放所說,“現代的春節包括了近代以前的立春與歲首兩大節日”,歲首即農歷正月初一與立春在同一天的情況并不多見,“但立春與新年畢竟在同一時段,而民俗又重新年,所以人們在慶賀新年的同時喜迎新春”。

在中國傳統節日中,貫穿著天時與人時交融的理念,這在儒家經典《禮記·月令》中尤為明顯。所謂月令,“記十二月政之所行也”,記錄了每個月的天文、氣象、物候,以及根據天文時令的變化天子應當做的事。

《禮記·月令》中有一段講述立春天子應當做的事。立春前三日,“司天日月星辰之行”的大史將向天子報告“某日立春,盛德在木。”天子進行齋戒,到立春這天,“親帥三公、九卿、諸侯、大夫,以迎春于東郊”,回朝后賞賜群臣,“布德和令,行慶施惠,下及兆民;慶賜遂行,毋有不當”。

漢朝根據《禮記·月令》的上述記載制定迎春禮儀,將其列入國家儀式,之后的朝代亦多相承,從而成為一項重要的傳統,天子若不親自迎春,也總會派官迎春,以此體現對立春、對農事的重視。

迎春的地點總是在東郊?!毒┒硷L俗志》是清朝人讓廉的作品,對于研究清朝北京風俗十分有益,其中說立春前一天,從春場迎春牛、芒神到府署中,“搭蘆棚二,東西各南向,東設芒神,西設春牛,形象彩色皆按干支”,市民可以到府署中來觀看。到了立春這天,官吏雜役在鼓樂聲中將芒神、春牛送回春場,此后還有打春的活動。這春場在何處?在東直門外一里。

東風解凍、迎春東郊,春天總是與東方聯系在一起。古人將四季與五行、五方、五神一一對應,這是理解許多中國節俗的關鍵。春季對應木,夏季對應火,秋季對應金,冬季對應水,又劃出季夏對應土。春季對應的方位為東,對應的神為句芒,對應的服色為青。句芒神,據說是神話中的少昊氏之臣,但后來訛為少昊氏之子,他是一位主管各種生命成長的神。朱熹說句芒神“先有功德于民,故后王于春祀之”。

鞭春勸農

句芒和春牛是立春習俗中不可缺少的元素,對于今天的讀者來說頗為神秘的句芒神長得什么樣呢?《山海經》說:“東方句芒,鳥身人面,乘兩龍。”后世句芒神的形象已褪去動物的元素,甚至以童子形象示人。清代每年在立春節氣前,會由朝廷統一發布該年的句芒春牛圖,欽天監嚴格根據歷法繪制當年的句芒和春牛的圖像,由皇帝審閱后發至各州縣制作或塑像。

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收藏了多幅《勾芒神牛圖》(勾芒即句芒),光緒五年(1879)的一幅,以紅色為主色調的彩棚中,赤足站立的童子便是句芒神,他的身后是一頭壯碩的春牛。這幅圖上有大量的解釋性文字,說明為何要將牛頭畫成黃色,為何句芒神要畫成童子,為何又要系上黃色的腰帶,凡此種種,都是經過精心設計的,不能沿用到第二年。每年的句芒和春牛都不一樣,不一樣的背后卻是一樣的對天人合一的推崇。

春牛不僅出現在圖畫上,還會制作成土牛。漢代立春儀式中就已出現了土牛,《后漢書·禮儀志》說:“立春之日,夜漏未盡五刻,京師百官皆衣青衣,郡國縣道官下至斗食令吏皆服青幘,立青幡,施土牛耕人于門外,以示兆民。”

關于土牛與耕人的擺放位置,古人還有一番講究。如果立春在農歷十二月十五前后,耕人立在土牛前,表示農耕時間較早;如果在歲末年初,耕人立在土牛旁邊,表示農耕時間適中;如果在正月十五前后,耕人立在土牛后,表示農耕時間較晚。所謂“以示兆民”,便是通過這樣的方式告訴百姓農耕時間,無違農時。

后來人們發展出了鞭打土牛的風俗,這就是“鞭春”“打春”。鞭打土牛,讓牛奮力耕耘,既有勸農的意味,又凝聚著對豐收的期盼。鞭春打碎的土牛,古人相信包含吉利的寓意而爭搶,這吉利的寓意或是農事順利,或是養蠶有成。唐代詩人元稹在元和十二年(817)在興元時寫過一組《生春》詩,共二十首,其中一首提到“鞭??h門外,爭土蓋蠶叢”,人們爭搶土牛碎塊,是為了有利于家庭養蠶業。

元稹的詩提到各縣會舉行鞭春的儀式,那必定是十分熱鬧的場合。在這樣的場合中,往往會宣讀一些提前寫好的文章,以申明重農勸農之大意。蘇東坡在黃州時,曾做了一個夢,夢中有幾位小吏持紙筆請他寫祭春牛文,東坡想推辭又不得,便從了邀請,信口道出:“三陽既至,庶草將興。爰出土牛,以戒農事。衣被丹青之好,本出泥涂;成毀須臾之間,誰為喜慍。”后兩句分明是借鞭春之事來說自己的遭遇,如果放大來看,也不僅是自己的遭遇,誰的人生能沒有起伏呢,到底誰因此高興誰因此慍怒呢?說到底,有一顆平常心最重要。有位小吏說后兩句恐怕不妥,另一位說無妨。東坡本忘了此事,忽又想起決定“今歲立春,便可用之”。

上元觀燈

明天也就是2月4日是立春,后天也就是2月5日是元宵節。立春元宵相連,真是一個飽含傳統節日魅力的周末。

元宵節又稱上元節。中國的歲時節令中有三元,正月十五為上元,七月十五為中元,十月十五為下元,分別是春季、秋季、冬季的第一個月圓之夜,上元不僅是春季的第一個月圓之夜,也是一年的第一個月圓之夜,較之中元、下元,更受人們的重視。

“三十的火,十五的燈”,元宵節的靈魂就在這燈上。明代江南大才子唐伯虎有詩說,“有燈無月不娛人,有月無燈不算春。春到人間人似玉,燈燒月下月如銀。”古人投注了大量心力制作各種各樣的花燈,其豐富的想象力與精湛的手工技藝令人嘆為觀止。

明代有這樣一幅描繪元宵節南京街市場景的風俗畫——《上元燈彩圖》。倘若說北宋張擇端的《清明上河圖》呈現的是北宋開封城的繁華,那么這幅長266厘米未知畫家所作的《上元燈彩圖》則盡展明代南京城的熱鬧。圖中有提在手上的燈、懸在棚架上的燈、在地上滾動的燈,有魚燈、龍燈、蟹燈,最壯觀者是鰲山巨燈。鰲山巨燈的外形是一座山,山上裝飾各色戲劇人物,還能在畫面中清晰看到有一座拱橋。當夜幕降臨,燈彩點亮,就仿佛是一座戲劇舞臺被照亮,吸引周圍無數看客進入這如真似幻的世界。

南京的秦淮燈彩于2008年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。北京燈彩也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,據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網介紹,“北京燈彩長期流行于北京地區,按使用方式分,它主要有吊燈、座燈、壁燈、提燈等幾大類;按制作材料分,包括紗燈、宮燈、走馬燈、立體動物燈、金屬燈、料絲燈等多個品種。北京燈彩制作技藝較為豐富,彩扎、裱糊、編結、刺繡、雕刻、剪紙、書畫等都是其重要的技術手段。”

今年是北京建都870周年。從金中都到元大都,再到明清北京,北京作為都城,元宵節的熱鬧自不必多言。古代北京地處農耕文化與游牧文化的交匯地帶,北京的節俗是兼容并包的,一些節俗明顯受到北方游牧民族、漁獵民族的影響。就以上元燈彩來說,冰燈由滿族人從關外帶來,為元宵佳節增添了一份晶瑩剔透。

清人富察敦崇著有《燕京歲時記》,提供了一份在北京觀燈的指南。在富察敦崇生活的年月,從正月十三到正月十七都是燈節,但最熱鬧的當然是正日子正月十五,謂之“正燈”。這一天的燈以“東四牌樓及地安門為最盛,工部次之,兵部又次之”,“若東安門、新街口、西四牌樓亦稍有可觀”。燈彩“多以紗絹玻璃及明角(獸角制成的薄片)等為之,并繪畫古今故事,以資玩賞”,還有能工巧匠制作的冰燈,“又復結冰為器,栽麥苗為人物,華而不侈,樸而不俗,殊可觀也”。從“殊可觀也”可以看出作者對冰燈的激賞。

富察敦崇在書中寫元宵節的文字很有詩意,“銀花火樹,光彩照人,車馬喧闐,笙歌聒耳”。在元宵節,我們感受到人間煙火的詩意,在立春節氣,我們感悟到耕耘大地的辛勞,在傳統節日中,我們感知到中國人的樂生精神,熱愛生命,熱愛生活,在平凡中孕育出不平凡。(陳彧之)

久久久精品无码
<menu id="42qsu"><center id="42qsu"></center></menu>
<td id="42qsu"></td>
  • <bdo id="42qsu"><center id="42qsu"></center></bdo>